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门高手论坛 > 内容

热门内容

袁和平会武功吗

时间:2017-09-23 22: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当年袁和平曾在模仿美国电影《金刚》的港片《猩猩王》中穿着厚热的戏装扮“猩猩王”,现在他则以美国影片“黑客”三部曲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动作指导。今昔对比,恍如隔梦,似乎难以置信,实际却是“大眼八爷”凭借多年的努力和超强的实力得成的。

  袁和平出身武术世家,父亲袁小田本是京剧武丑,精擅北派武术。早在1939年,袁小田就开始担任电影的武打和替身演员,在这一行当算得上德高望重。袁小田育有七个儿女,袁和平排行老二,自幼便与其他几位手足袁祥仁、袁信义、袁日初、袁振威、袁龙驹一起随父亲习武,20岁时进入电影圈做龙虎武师及龙套演员,25岁首次为吴思远导演的《疯狂杀手》担任动作设计,其时为1970年。

  上世纪70年代正值功夫片大行其道,每年都有占港片产量半数以上的功夫片制作上映,堪称功夫片的黄金时代!由于曾经引领潮流的“黄飞鸿”老派功夫片(关德兴主演)的打斗套已然落伍,当时功夫片的动作设计大多跟风李小龙的现代截拳飞脚,张彻、刘家良的清末少林功夫,以及楚原、唐佳的古装武侠打斗这三种模式。而模仿跟风的结果自然是粗制滥造、千篇一律,观众看得愈发无趣。加之许冠文兄弟的生活喜剧大受欢迎,对功夫片形成冲击,到得70年代末期,的功夫片创作不免陷入困境——也就在此时,袁和平开始声名鹊起,他对功夫片进行的创新改良,取得了影响深远的突破性成就。

  1978年,在著名电影人吴思远的提携下,已为多部电影担任过动作设计的袁和平终于升做导演,并在一年之内开拍了《蛇形刁手》和《醉拳》两部功夫片。尽管这两部电影皆是顽劣少年跟随深藏不露的师高手学艺,最终打败强敌的寻常情节,却被袁和平拍出新意。他先为《蛇形刁手》和《醉拳》定下功夫喜剧的基调,同时精心设计了活泼灵巧兼具杂耍游戏性的象形武术动作,突出了过程的趣味性,完全有别于之前的功夫片模式,令观众耳目一新。

  《蛇形刁手》和《醉拳》上映后反响极佳,两部功夫喜剧的票房皆名列当年十大卖座影片,甚至打入日本市场。袁和平也因此一鸣惊人,成为电影界继刘家良、洪金宝之后第三位由动作指导升为导演的成功范例。另外,袁和平的这两部电影还捧红了曾是票房毒药的成龙,片中充满喜感活力的顽劣少年形象简直是为成龙量身订做,而经过十年戏校训练的成龙,对完成袁和平在过程中设计的高难度杂技动作自然驾轻就熟。如此天衣无缝的合作,想不成功都难。

  《醉拳》之后,袁和平与成龙分道扬镳,这两位谐趣功夫片的开创者沿着各自的喜好方向继续将此类片种发扬光大。如果说成龙的《笑拳怪招》和《师弟出马》已经是突破常规的发挥,那么袁和平的《林世荣》与《勇者无惧》则是传统与创新的融合,也可以说是《醉拳》的延续。《醉拳》本是传统的“黄飞鸿”题材,只不过编导聪明的将原来严肃正统的中年“黄师傅”传奇改为调皮诙谐的青年“黄飞鸿”故事。待到《林世荣》和《勇者无惧》这两部同样“黄飞鸿”题材的电影中,虽然换回关德兴这个正“黄师傅”,但严肃之中已带有些喜剧色彩。况且黄师傅不再以主要角色出现,反倒以黄飞鸿的青年经历作为情节主线,依旧是《醉拳》带有闯祸青年的诙谐故事配以最后搏命对打的激烈场面的套。具体到动作方面,两部影片都做到了刚柔相济,不过《林世荣》是袁和平与洪金宝共同设计;《勇者无惧》却是袁家班的集体创作,但男主角仍是洪金宝、成龙的师弟元彪。

  由于《林世荣》与《勇者无惧》的票房口碑不输《醉拳》,袁和平的功夫片导演地位当然更加稳固。

  说到对电影特技的接触运用,擅长拍真功夫的袁和平并非如很多人想的那样始自《黑客帝国》。事实上,袁和平在20年前便已开始将功夫与电影特技结合起来,搞出了港片的独特类型——“灵幻功夫片”。不过,当年八爷玩的不是电脑特技,而是包括烟雾、威亚、魔术、杂技在内的土法特技。

  或许是受到1980年洪金宝自导自演的《鬼打鬼》的,袁和平于1982年也导演了灵幻功夫片《奇门遁甲》,而且走得更远,拍得更玄。《鬼打鬼》尚且有些现实生活的捉奸情节,结尾处的重头戏,鬼怪附体的打斗依旧以功夫的对决表现。待到袁和平的《奇门遁甲》中则完全是超现实的情节逻辑和神乎奇技的比拼。易容、地府报仇,呼风唤雨、剪纸化蝶,分明是一部魔幻传奇。看得出,袁和平对该片注入了极大心血,他从中国传统的民俗文化中汲取灵感,不仅设计了超乎寻常的杂技式肢体动作,而且运用了大量传统魔术手法,使《奇门遁甲》的人物造型、道具、布景以及打斗场面呈现出既恐怖又幽默的诡异风格,即便在当今电影中也称得上独树一帜。

  《奇门遁甲》推出后大获成功,使得袁和平及袁家班倍受鼓舞,紧接着又拍了《天师撞邪》、《僵尸怕怕》、《奇兵》等灵幻功夫片,继续在各种稀奇古怪的神奇动作桥段设计方面下足气力。可惜这几部影片只以节奏奇观取巧,情节内容却简单粗糙,远及不上洪金宝的《人吓人》和《僵尸先生》等灵幻功夫片既有林正英、陈会毅对动作把关,又有黄炳耀、黄鹰等名编剧对故事情节精密编排,因此最终沦为形式主义之作,反响甚微,票房也愈来愈差。

  眼见“灵幻功夫片”风光不再,回归民初功夫喜剧的《笑太极》又差强人意,袁和平经过一番审时度势,决定跟上时代潮流,改拍当年正大受欢迎的时装动作片,首部作品是1985年的《情逢敌手》。在这部反响不错的影片中,袁和平将流行的霹雳舞与传统的武术、杂技融合在一起,创出全新的动作娱乐效果。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阶段,被袁和平挖掘出的甄子丹成为他时装动作片的最佳诠释者,从《情逢敌手》到《特警屠龙》、《皇家师姐之直击证人》,再至《洗黑钱》,甄子丹辅助袁和平设计了许多精彩之极的新奇现代打法,与八爷以前的功夫喜剧风格迥异。

  尤其是警匪动作片《洗黑钱》,故事情节固然简单乏味,但袁和平、甄子丹、袁祥仁、郭振锋(这四人如今都已闯入国际影坛)共同设计的打斗场面完全打破了传统功夫片的套模式,融合现代格击与分解后的武术招式,既迅速敏捷、又拳拳到肉,动作潇洒、造型凌厉,同时甄子丹擅长的腿功亦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动作片影史的典范之作!

  不过,尽管袁和平对时装动作打斗戏一如既往的用心创新,但始终难以重现当年拍功夫喜剧的辉煌。上世纪80年代后期最受观众欢迎的是成龙的时装动作片,那时他和成家班已经拿下四届金像最佳动作指导。相比之下,袁和平的动作设计不是不好,只是参与影片的整体质量平庸,浪费了八爷的才华。其实,无论做动作指导,还是做导演,当时的袁和平都缺乏一个可以从形式到内容全方位提升影片水准的合作者……

相关推荐